主页 > B润生活 >认祖归宗的小红帽 >
认祖归宗的小红帽

认祖归宗的小红帽

  最近有一则来自英国的人类学研究,试图透过电脑分析证明《小红帽》是货真价实的西方民间传说,「并不是虎姑婆衍生了小红帽,而是小红帽衍生了虎姑婆」。这是为了回应过去曾有学者假设,小红帽的传说起源自东方世界,沿着丝路传到了欧洲。

  等等,为什幺小红帽跟虎姑婆会如此想当然耳的放在一起讨论呢?你可能会这样问。如果我们认为小红帽故事中的重点在于「有猛兽取代了女性长辈」,那幺的确它看起来跟东亚地区流传甚广的「老虎外婆」故事极为类似。根据上述研究,这样的文本在西元一世纪就已经出现,只是经历了无数的变形,最后广布于欧、亚、非三大洲,并且落地生根为该地区最常出现的猛兽吃人传说。

沙龙中的寓言

  欧洲最早开始广为流传的小红帽版本,是十七世纪法国作家夏尔·佩罗以鹅妈妈之名写下的〈Le Petit Chaperon rouge〉。这个版本里的小红帽穿着小小的红色连帽披肩,头上有紫色缎带饰品,看起来就像是个上流社会的少女。文章末尾,佩罗警告读者:

「因为你长得漂亮,所以要有智慧,

野狼可能用各种伪装,潜伏在你周围,

牠们可能变得英俊、和蔼,愉悦或迷人──当心!

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最甜的舌头往往带着最锐利的牙齿!」

  佩罗的《鹅妈妈童话》成书于欧洲知识分子热衷整理改写童话的时期,里头蕴含了文人对于时事的讽刺──受过教育的上流阶级女性,出入于富有智识的女主人主持的高级沙龙,许多不受当时保守份子认可的浪漫交游于焉产生。佩罗透过野兽扮作祖母的传说,传递他希望未婚女性洁身自爱的「教诲」,因此他的版本的小红帽主动钻进被褥与狼同眠,落得遭吞噬的下场。这是一则关于性的寓言,跟祖母似乎不是那幺有关。

认祖归宗的小红帽

伟大的猎人来了

  到了格林兄弟重写小红帽的十九世纪,小红帽离开绮旎的法国宫廷,进入了德国的乡野。这让小红帽的结局混入了《狼跟七只小羊》的情节,一位路过的猎人杀死了狼,将小红帽与外婆都救出来。格林兄弟的版本中也加入了故事开端小红帽妈妈的提醒,要小红帽别贪玩,直接抵达目的地。小红帽没有听妈妈的话,因此连同外婆一起遭受厄运惩罚,最后是被一个年纪相当于父亲的男性拯救。格林的小红帽因此几乎已经没有性寓言的作用,而转变成一则维多利亚式强调家庭价值的故事。

  在格林兄弟的童话版本中,小红帽真正的戴上了一顶小小红帽子,而不是连帽披肩。小红帽的穿着一直是个有趣的问题,有时她穿着连帽披肩、有时她戴着帽子,她不是小蓝帽、小黑帽或者小白帽的原因,则可能是因为深红色的羊毛织物在中世纪是欧洲乡间妇女相对穿得起的衣服。当然,也可能是因为红色在基督宗教中意味着犯罪,这或许也要另一项科学研究来证实了。

为什幺总是外婆?

  小红帽的故事固然一直改变,但万变不离其宗的是「外婆被野兽吃掉」这个主题。虎姑婆的故事在清朝曾被写成〈虎媪传〉,描述的正是老虎假扮成外婆来吃孩子。恐怖的野兽外婆在汉语地区流传甚广,夜夜惊吓着小朋友,提醒他们千万别上陌生人的当。

  在数百年前的东亚文化地区,孩子与父亲的父母同住,所以野兽变成天天见面的「内公内婆」想必是骗不倒小孩的,但为什幺没有任何一个地区的野兽变成「外公」呢?是因为外公毕竟是男性,有可能打倒狼跟老虎吗?还是因为当初在夜晚抱着孩子,为他们传述童话的人,都是妈妈、祖母或者外婆呢?欧洲童话中无处不在的纺锤、编织、尖塔、亚麻等等意象,或许都是女性故事转述者一个接一个宛如接力一般传达下来的吧。她们在晚上凭藉着小小的油灯或烛火,一边从事纺织,一边向小孩们说: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小女孩…」

书籍资讯

《百变小红帽》(Little Red Riding Hood Uncloaked: Sex, Morality, And The Evolution Of A Fairy Tale)-三联,2006

图片出处:

helena_perez_garcia@flickr

上一篇: 下一篇:
相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