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C猜生活 >王良享 中港股市非牛转熊 >
王良享 中港股市非牛转熊
王良享 中港股市非牛转熊

美股上周回调,相信不会令太多投资者感到意外,原因是美股市盈率已达9年高位,跌市前,标普500的市盈率已是23倍,在这9年的持续升市前,标普500的市盈率只是11倍。从1954年3月至今,标普500市盈率平均为17倍,现在偏高的市盈率除了是因为低息令资金涌入股市,亦因为市场对总统特朗普财政刺激给予「奬励式」的风险溢价。

大家可还记得,2015年与2016年,八成以上的对沖基金皆跑输大市,或跑输传统基金,原因就是该两年间,众多对沖基金都认为美股已经超买,于是大都做空标普500指数,结果是赢了正股但输了指数。特朗普胜选当日,外电报道有很多对沖基金经理都于庆功宴上中途离场,想必回去指挥「补空仓」行动。从当天至一周前,美股就未见过10%以上的调整。

美债息上升是惩罚

美股要调整当然要有诱因。2月2日美国公布1月份平均时薪比去年同期上升2.9%,创2009年以来最大升幅,美国10年期国债孳息率随即升穿2.8%,高见2.84%。两天内,10年期利率上升了0.14%,比半次加息还多。大家现在普遍相信美股大跌是因为薪金大升预示通胀将大升;通胀大升会令美国联储局加快加息步伐,短期利率上升,持股成本上升,经济活动放缓等因素令美股急跌。

笔者认为,美国国债孳息率上升,并非通胀上升或是联储局将会大幅加息的预期引致,而是美国政府财政纪律失控的一个惩罚。特朗普为兑现竞选承诺,先来一个足以令美国财政赤字短期内攀升至GDP的5%的不平衡减税方案,接着在国情咨文中再承诺一个1.5万亿美元的基建计划。民主党搞局,认为当中政府需支出一万亿美元,而非特朗普所说的逾2000亿美元,其余将由私人部门集资。美国国债持有人包括中国、日本,相信都已经忧心忡忡,2001年当标準普尔下调美国主权评级前一年,10年期美国国债孳息率在联储局施行量宽买债期间亦曾经大升1.2个百分点至3.7%。本周五年初一,美国将公布去年12月外国央行购美债余额,可证实此点。

债息料不会持续升

若美债失去重要外国买家,美国国债孳息岂非要无止境地升?笔者曾经说过的牛熊分界(包括美股)的10年期债息3.5%岂非快要触及,而令美股跌入熊市?非也。原因有二:第一,外国央行不买或减少购买美国国债应该是与美国贸易谈判前的䇿略,最终每人各让一步,美国让其他央行作外滙干预,令其本币止升,所得美元再循环至美债当中;第二,去年10月联储局停止买债后,商业银行存放在联储局的超额準备金(至)不错已下跌1000亿美元,但仍有2.07万亿美元,形成债息上升的一个缓冲。

其实通胀若真的渐次上升,对股市不是一个威胁,反而是通胀的预期上升令长期国债孳息率上升时,实现通胀并无上升,那明显是债券价格超跌了,会引起投资者大幅将股转债。笔者认为,过去一周的美国股市崩盘,正是冲着这个现象而来。

港股超跌有4原因

美国股市崩盘,大概可由实质利率上升解释。但香港股市及国内A股膝盖式反应(Knee-jerkReaction)后反而比美国还跌得多,是否说明港股及中国A股的上升是「没有脚的轿」,根本只是美国股市「动物本能」的伸延,将会从牛转熊?笔者的答案也是「非也」。

港股在2月5日开始的回吐比美股还深,从2月2日收市至2月9日的一周,恒生指数下跌3094点,即是指数的9.5%,比道指的7.6%跌幅、标普500的7.2%或纳指的6.9%都要多,原因有四:美国标普500虽然下跌,但美国州郡政府的退休金持股率一般接近七成,若非经济衰退,或金融风暴,相信不容易把这些机构性持股震走,香港的退休基金及强积金不可同日而语,旦夕间市场充斥大时代2.0的说法,零售市场争往逃生门;第二,香港市场真正享受到过去一年「牛市」的活跃投资者并不多,反而是年初穿30000点「开门红」后见成交增加,因此较多高位持仓;第三,香港的窝轮及牛熊证市场近几年发展得快,槓桿效应加大了市场波幅,令即日鲜止蚀增加,加剧恒指跌幅;第四,跌市遭逢中央再打压房市,上周下跌首三名为碧桂园(02007)、中国海外(00688)及华润置地(01109)。

去年7月中,笔者于此栏撰文指出,港股从牛市二期进入第三期,当时恒指水平为26400点,此浪最高曾见33484点,回吐达56%,短期内需回升至30124点以上站稳,以确定牛三未完。不过,牛二、牛三或熊一,纯綷从技术性观点出发,其实美债息等问题并无在香港发生,香港10年期外滙基金票据孳息率为2%,香港实现通胀1.7%,实质利率仍接近零,并无股转债的趋势。

再者,亚洲区整体的企业盈利平均增长去年为18%,远胜于2011年至2016年的2%複合增长率。今年企业业绩才踏入较快期第二年,在经济循环中,中、港皆处于周期的中段,并无衰退或金融危机的先兆,因此港股此波下跌应属调整,而非转势。

上一篇: 下一篇:
相似文章